欧洲议会重新“洗牌” 未来航向难被撼动
栏目: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2019-05-28 12:28

在英国“脱欧”冲击地区一体化进程,民粹浪潮攀升,反恐、难民危机、气候变化等诸多挑战下,欧洲踯躅前行。作为制定欧盟主要法案不可或缺的机构,五年一次的欧洲议会选举将具有方向性意义。

5月23日-26日,堪称全球第二大投票选举的欧洲议会选举登场。由于英国“脱欧”一拖再拖,原本未打算参与这项投票选举的英国公民如今“不得不”加入投票行列。

作为制定欧盟主要法案不可或缺的机构,五年一次的欧洲议会选举将具有方向性意义。

议会选举之后,还将改选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理事会主席、欧洲议会议长、欧洲央行行长及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五大重要职位。

此时,欧盟正面临“脱欧”悬而未决、多国极右翼政党公开挑衅欧洲议会选举、欧洲一体化遭受不断质疑的混乱时刻。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The 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政策研究员约瑟夫·亚宁(Josef Janning)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肯定了欧盟存在的作用和意义。他表示,欧盟在所负责的领域,如单一市场、货币联盟等方面,都是非常成功的。民粹主义者在欧洲议会的议席并不占据多数,目前欧盟不会出现非常重大的政策变化。

选民参与度或提高

在欧盟众多的政治机构里,欧洲议会与欧盟委员会、欧洲理事会同等重要。欧洲议会名义上是由欧盟公民代表组成的立法机构,议员由欧盟公民直接选举产生。

多年来,欧洲议会取得了大量额外权力和权威,其规模可从最资深的欧洲议会议员布罗克(Elmar Brok)的表述里得知一二:“回顾1979年,我们只有9个成员国,没有对任何事进行决议的权力。如今,欧洲议会比一些国家议会更强大。”

欧洲议会的作用从2014年得到进一步加强,欧盟成员国在决定欧盟委员会成员时必须把议会选举的结果考虑在内,尤其是在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的提名上。要当选主席,需得到议会绝对多数的支持。此外,欧洲议会还具有预算权,并且承担着对欧盟所有机构进行民主监督的任务。

而在上一届欧洲议会任期中,共通过了1100个法规。

根据最新的欧洲晴雨表民调(2018年春),47%的欧盟公民希望欧洲议会在未来能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在参与调查的27个欧盟成员国中,25至39岁的公民有49%持这一愿望,在各年龄段中比例最高。

不过,欧洲议会自1979年第一次选举以来,投票率一直下滑。1979年时,欧盟各成员国的平均投票率为63%,2014年举行的上届选举,整体投票率仅42.6%。欧洲议会在公众意识中的存在感并不十分强烈。

在投票参与度这一问题上,亚宁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此次选举可能将扭转投票率下降的趋势。首先,民族主义的崛起将带动一批反欧盟势力的投票,相对应的,也会激起一些不愿看到反欧盟势力崛起的人士的投票动力。

民粹主义升温

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的意义在于,将对欧盟未来的蓝图产生影响。

今年欧洲议会选举之时,反对欧洲一体化建设的民粹主义在多国都有升温。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具有反移民和反欧盟立场的意大利和奥地利政党取得执政权,德国、瑞典甚至西班牙反移民和反欧盟政党,也在立法选举中大有斩获。

根据法新社消息,有专家指出,目前欧洲议会的疑欧派大约占25%,新一届有可能增加到35%。他们的总数仍然不足以改变议会会议进程,不过一些担忧认为,疑欧派若在本届欧洲议会选举中取得优势,可能会成为欧盟决策过程的阻碍因素。

面对民粹势力崛起,一些欧洲国家领袖紧急动员民众对抗这股政治势力。

马克龙在接受地方报纸采访时号召选民积极投票:“这是自1979年来最重要的欧洲议会选举,我不能当旁观者,而要当参与者,因为欧盟正面临存在危机。”

曾经在法国总统选举中败给马克龙的极右翼领导人玛丽·勒庞,正打算利用欧洲议会选举动摇马克龙的总统地位。

不过,在亚宁看来,虽然欧洲议会是立法过程中的重要角色,但并不是最重要的角色。最重要的角色仍是欧洲理事会。欧洲议会可以延迟或阻碍立法进程,但无法确定欧盟未来的发展方向,因为这是由成员国政府完成的。

“民粹主义者在欧洲议会的议席并不占据多数。欧盟民粹主义者的崛起意味着保守派会变得更加保守,因为他们试图排挤出其他右翼政党。所以目前不会造成非常重大的政策变化。事实上,欧盟的决定是多国一起协商妥协的结果。”亚宁说。

目前,支持、反对欧洲一体化的声音混杂。

亚宁称,欧盟在所负责的领域,如单一市场、货币联盟等方面,都是非常成功的。在受到争议的移民问题上,主要与欧盟内部是一个开放边界系统的情况有关。但是移民政策不是欧盟事务,需要由成员国处理。由于成员国不能就如何处理这一问题达成一致,这导致欧盟处理移民问题方面显得较为薄弱。

“英国‘脱欧’的混乱局面也使得大多数欧盟国家认识到,脱离欧盟并不是好的选择。在意大利、波兰也出现‘脱欧’苗头,但是这些人大多只是想削弱欧盟的作用,并非真正想要离开欧盟。”

当地时间5月23日,欧洲议会选举率先在荷兰、英国启动。欧盟多国大多是5月26日投票,选举结果于当晚最后一个投票站关闭后公布。

5月23日出口民调显示,荷兰亲欧派大有斩获,欧盟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堤孟思带领工党击败荷兰总理吕特的自民党,以及一个新发迹的民粹团体。

英国方面,由于英国未“脱欧”,所以仍要参与欧洲议会选举,并选出欧洲议会中属于英国的73席。

日后若“脱欧”成功,属于英国的46席将被废除。剩下的27席,将会重新分配给其他成员国,欧洲议会的整体议席数将从751席变为705席。

对外关系视角改变

议会选举之后,还将改选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理事会主席、欧洲议会会长、欧洲央行行长及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五大重要职位。这些职位,几乎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未来五年欧盟的走向。

作为欧盟当中最有影响力的国家,有关欧盟重要职位的分配,成为德国十分关注的话题。

德国广播电台报道称,德国总理默克尔已明确表示,德国有权在欧盟议会选举后获得一个重要的欧盟职位。消息显示,有两个重要职位是德国感兴趣的,一是欧盟委员会主席,另外是欧洲央行行长。

亚宁表示,德国是欧盟最大的国家,已经有了很大的发言权,德国在很多方面都起着核心作用,这一重要作用还会继续。“如果你想在欧盟发起政治倡议,你需要得到德国的支持。当然其他国家/地区的支持也很重要。但没有德国,就很难达成目标”。

不过,亚宁同时指出,德国并不是欧盟的霸主,法国也不是,因为他们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才能完成任务。

无论“洗牌”结果如何,欧盟在对外关系上已经发生了视角上的变化。

“欧盟现在对于对外关系有了一种崭新的看法,因为全球环境发生了很多变化,最显著的变化来自于美国。从欧盟的角度看,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冲突升级是未来的一大风险,这将对欧洲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因为欧洲在经济上与两者密切关联。虽然中国和欧洲公司存在技术竞争,但欧盟方面认为,这种竞争是可控的。欧盟会更多地与中国接触,参与更多基于规则的贸易协议,而不是采用贸易制裁和单方面决定的方式。”

下一篇:没有了